腾讯欢乐麻将没欢乐豆了怎么办|欢乐麻将一直加载失败
  • 收藏
  • 設為首頁
  • 工作郵箱
微信公眾號
分享
[字體: ]
分享到:
分享
推進國際產能合作應謹防四個“誤區”
來源:經濟預測部 ??作者:魏琪嘉 ??時間:2018-03-28

開展國際產能合作既契合相關國家推進工業化的訴求,又可帶動我國產業結構優化升級,是我國經濟新常態下推進制造業提質增效的重要途徑。作為一次具有開創性意義的嘗試,戰略的推進沒有現成經驗可借鑒,更無固定模式可參考。應穩中求進,克服急于求成,避免陷入“四重四輕”的誤區。

一、重項目,輕規劃

國際產能合作以項目建設為抓手,通過合作建設境外產業園區和產業集聚區,將中國的優勢產能與合作國的需求有效結合起來。項目本身很重要,得到的關注也最多,但往往會使參與產能合作的各方產生這樣的“誤區”:開展國際產能合作就是項目建設,就是項目投資,只要能上幾個“大工程”、“大項目”,就可以一勞永逸。顯然,這種思維模式沒有突破“凱恩斯主義”的理論框架。通過項目建設推動國際產能合作,更重要是為了提升中資企業參與國際競爭的水平,增強中國資本和制造業技術在世界的影響力。如果缺少配套,缺少切合實際的規劃,項目即便被爭取過來,打開新局面的難度會很大。

相比于豐富的項目建設儲備,一些地方規劃則在內容上稍顯單薄,沒有在定位上進行精準的設計,存在著爭定位、搶項目的傾向。為凸顯本地區在對接國際產能合作中的重要性,“起始點”、“橋頭堡”、“戰略支點”被很多省份用來形容自己的定位。爭搶定位更多是基于提升知名度的考慮,更多是為日后取得項目建設資源進行的宣傳,背后缺少堅實的機制、路徑支撐,也缺乏對自身優劣勢的準確分析。將本省資源與合作國家的產業結構、市場容量、產業升級趨勢做好對接,提升區域產業配套能力才是各省應該著重考慮的戰略性問題。

建議:統籌協調,做好規劃的銜接和評估。科學合理規劃,做好央、地兩級規劃的對接、評估工作。一是利用全國發展改革系統上下聯動建設的有利契機,加強中央對地方在規劃制定方面的業務指導。具體的方式可以是舉辦規劃編制的講座,定期進行全系統的業務培訓等。二是對地方規劃執行情況定期進行評估和反饋,一方面吸取地方好的經驗和做法,積極推廣,另一方面對規劃的執行情況進行督查,強化規劃的嚴肅性和約束性。

二、重裝備,輕人才

裝備和人才是制造業升級的兩個要素,通過國際產能合作實現制造業提制增效同樣離不開裝備和人才。但在實踐中,裝備往往看得見摸得著,購買新設備、更換新機器,企業不吝重金。人才培養本身具有周期長、見效慢和難度大的特點,需要對技能人才進行投入時,許多企業卻收緊了口袋。多年來,與裝備聯系最為緊密的固定資產投資始終保持兩位數的增長,但“適合全球化要求”的年輕工程師只有約16萬人(2014年數據),不到美國的1/3,“重裝備,輕人才”的傾向較為明顯。

目前,開展國際產能合作需要兩大類人才:一是制造技術功底扎實的高級技術工人。二是需要大批懂外語、懂外交、懂法律、懂經營的復合型人才。然而,我國在這兩方面同時存在著人才“短板”。首先是高級技術工人短缺,企業“有米而無巧婦”。數據顯示,目前發達國家高級技術工人占技術總數的35%左右,而我國只占4%,高級技術工人短缺近60萬人。其次,由于缺乏復合型人才,企業很難適應國外投資環境和國際市場的競爭,我國企業跨國經營指數只有20%,世界頂級跨國公司的跨國經營指數一般在50%以上。

建議:一是優化高等學校學科設置,培育造就制造業轉型升級亟需的各類人才,培養一批理工科人才和工程師。二是改變“重學歷、輕技能”的人才培養導向,提高對高等職業技術學院的資源支持力度,提升高等職業技術學院在當前整個院校體系中的地位。三是設立“國際產能合作”獎學金。增加派出留學生的人數,重點培養小語種人才、工程技術人才、金融人才、政治法律人才。四是加強與產能合作國的聯合辦學,推動優質高等教育“走出去”和“引進來”,盡早培養復合國際產能合作需要的國際化人才。

三、重建設、輕環保

輸出的產能集中在建材、鋼鐵、裝備制造等領域,這些產業有兩個特點,一是合作國的需求旺盛,在這些產業上存在產能不足的問題。二是產業能夠迅速帶來效益。對合作國來講,“項目一上,黃金萬兩”。快速產生的收益很容易讓雙方在初期將精力放在“創收”上,對開工建設關注得多,對環境保護關心得少,無暇綜合考慮能源消耗、環境保護等因素,從而走入“重建設、輕環保”的誤區。

當前,綠色、生態已經成為全球制造業發展的理念和共識,忽視、違背這一理念,必將與制造業發展的主流格格不入。此外,在項目建設過程中,環境、生態標準往往成為激化矛盾的導火索,成為國際反華勢力攻擊中國產能輸出的借口。在生態化已經在全球取得共識的背景下,推進國際產能合作落地同樣不能忽視環保因素,不能以犧牲合作國家的長遠利益和生態環境為代價。否則,對內既達不到“通過國際產能合作倒逼企業進行綠色生產、加快轉型升級”的目的,對外也將授人以柄,留下“掠奪式開發”的印象,對“中國制造”、“中國品牌”將帶來無形損失。

建議:一是嚴格按照環保規范設計審批,同步發展環保設施和項目建設,并在項目實施過程中加強檢測和反饋,不斷完善改進。二是多與當地的環保NGO組織溝通,耐心解釋介紹在環保方面采取的積極措施,避免項目建設受到普通民眾的誤解。三是建立企業境外環保主體責任的國內追溯機制。企業走出去,行為是商業行為,但最終代表和體現的是國家形象。因此,建議強化環保責任的國內追究機制,對于在國外因超標違規排放、不顧生態環境盲目決策造成嚴重后果的,必須追究相關責任人的責任。

四、重收益、輕風險

基礎設施建設是推動國際產能合作的重要載體。既然是項目建設,首先考慮的自然是項目的收益,這也符合市場經濟的規律,本無可厚非。但收益和風險從來都是相生相伴的,收益往往可見并且人們愿意去看到收益,風險則恰恰相反,不易被發現,人們也不愿意去主動面對風險。這樣的思維習慣和定式可能會衍生出“重收益、輕風險”的傾向。

沿線國家發展水平參差不齊、利益訴求各不相同、國家關系錯綜復雜,存在地緣政治風險和投資安全風險。從地緣政治角度看,大國角逐使區域局勢復雜化,美、日對中國優質產能輸出的刻意排擠,合作國或多或少對我國輸出的產能存在著疑慮,擔心是落后產能在空間上的簡單平移。從投資安全的角度看,合作國家范圍廣,法律、法規的一致性、完善性和連續性等問題不容忽視。種族、民族、宗教等問題相互混雜、交織聯動,嚴重影響社會穩定的同時,也極有可能抵消其參與產能合作建設的積極性。

建議:一是必須做好風險評估,建立一套可接納、可互動、可互補、可操作的風險防范機制,加速推進編寫《產能合作國別指導意見》。二是秉承“共建”的原則,通過共建管控分歧,減少干擾。例如,對于美、日,盡可能與其國內的財團、大公司溝通,減少利益對抗,使之朝向至少不妨礙或少妨礙項目建設的方向發展。三是堅持“分享”原則。合作開發資源,提高就地加工轉化效率,幫助合作國提升資源深加工能力,最終實現收益共享,風險共擔。

 

腾讯欢乐麻将没欢乐豆了怎么办 唐人神股票 114股票分析 股票分析师王健怎么样 怎么预测股票涨跌 海南橡胶股票 股票配资怎么辨别实盘虚拟盘(假盘) 今日股票推荐哪个好票 股票行情查询 今日股票行情实时查询 股票涨跌百分比怎么看